譚玉瑛姐姐
<兒童節目主持 30年 紀念網站>

老孩子訪問譚玉瑛

我看過不少譚玉瑛的訪問。
在不同的訪問中,記者或主持的問題都差不多;
我有興趣知道的,卻從沒有人問。
偶然會想,若果能由我訪問譚玉瑛就好了。
想不到,製作這個網站,給了我一個契機,把幻想變成事實。

感謝譚玉瑛姐姐接受我的訪問,亦感謝替我作中間人的朋友。

 
<三十年的開始>
   
   
 
華僑日報 1982 年 4 月 26 日(星期一) 第八張第二頁
    
   
   
老: 你還記得加入兒童節目組,或是第一次主持《430穿梭機》的確實日期嗎?
   
譚: 我不記得確實日期了,只記得是春天,大約是四月。
   
老: 你有沒有算著自己做了多久兒童節目主持?或是我朋友給你看過《華僑日報》那篇新聞後,才記起快要當了三十年兒童節目 主持?
   
譚: 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主持了兒童節目很長時間,因為接受記者訪問時,他們經常一開始就會提及我做了兒童節目主持多少 年;不過,我一直沒有為意,原來已經三十年了。在看過那篇新聞後,回想自己那年唸藝員訓練班、那年加入兒童節目組,就發現真的三十年了。
   
老: 還記得你第一次在《430穿梭機》亮相的情形嗎?
   
譚: 真的不記得了。
 

 

老:

我也沒有印象,很大機會沒有看(當年父母不准我平日看兒童節目,很慘呀)。不過,有位網友卻 在網上說過:

  『譚玉瑛姐姐』是宇航員。話說『430穿梭機』準備到太空進行任 務,將要出發的一剎,機件突然失靈,『譚玉瑛姐姐』一出場,兩野手勢將電腦運作回復正常,眾機員非常驚嘆『譚玉瑛姐姐』非常 厲害。

(資料來源:兒童節目題檢舉網誌分類:小丁校際常識問答比賽2007/05/10 00:20:16 
 連結已失效 - 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jw!4lyB.AGfBEPNLVYyWf0- /article?mid=65)

   
譚:

聽你這樣說,我也對此有些印象。當年在機艙內,最初只有張國強、我和一個叫「Co-co」的太空垃圾(機械 人),而節目中經常描述有突發事件,例如突然間遇到隕石,跟著大家忙一會兒就避開了隕石,然後我們又繼續說對白。這類劇情 經常出現。

另外,當時的監製(林麗真)比較喜歡以劇情去建立每個主持的形象。例如我這個太空人出場時,是以一個英明神武的形象出現。又例如周星馳被安 排作一個反面教材,所以經常會有他搗蛋或做錯事的劇情,然後由其他主持去糾正他。

   
老: 你小時候會看甚麼兒童節目?
   
譚:

我小時候會看「超人」。

   
老: (經過我簡介「咸蛋超人」及「幪面超人」後,終於確定譚玉瑛姐姐所說的是「咸蛋超 人」。)
除了「咸蛋超人」外,小時候有沒有看本地電視台製作的兒童節目呢?
   
譚: 其實我不太愛看這類兒童節目。就算是動畫,我以前也只愛看《叮噹》(《多啦A夢》), 因為每一集都有一個教訓或啟示,而且動畫是單元式,不用追看。我很怕「追看」,以往讀書時也只看散文,不看小說。
   
老: 那有否看過《跳飛機》?在成為《430穿梭機》的主持前,又有否看過 《430穿梭機》?
   
譚: 兩個節目都沒有看。加上當年的藝員訓練班,沒有教導學員怎樣當兒童節目主持。所以剛開始當《430穿梭機》主持時, 我完全沒有概念應怎樣做。幸好後來發現,原來自己想怎樣做也可以,其實我只要做回自己,表現自己就可以了,所以感覺很舒服。
   
老: 你一向認真工作,那早期主持《430穿梭機》時,你會否在家收看,檢討自己的表現?
   
譚: 其實那時兒童節目的主持數目很少,早期更只有張國強和我兩位主持。在星期一至五,我們都要去拍外景,星期六日則要回 電視台拍攝及配音,非常忙碌。記得當年一天要拍幾十場戲,張國強和我坐在機艙內,拿著稿件對稿一次後,把稿件放在地上就開始拍攝。拍完一場後,又 立刻拿起稿件準備下一場。所以,我回到家中已經很晚,不會有機會看到自己的演出。
   
老: 既然自己有份演出的兒童節目不會看,那其他台的兒童節目更不會看吧?例如我覺得當年比較矚目的《德尊老師》(亞視台1993年的兒童節目,由安德尊主持),你有沒有看過?
   
譚:

我沒看其他台的兒童節目。至於《德尊老師》,最初我聽過這個節目名字,但一直不知道他是誰,直至在某個我和他都出席的活動中才認識他。我最 記得他那特別的裝扮,及會叫小朋友稱呼他「德尊老師」。

說起來,我們曾經有陣子試過有百份百的收視率,並因此可以和「六叔」(邵逸夫)一起「飲下午 茶」以作獎勵。

   
   
   
 
<三十年的高低起跌>
   
   
 
文匯報 2011年7月10日(日) A13紫荊廣場 連結
   
   
老: 去年你得到香港小童群益會頒發的「啟迪童心」獎,除此之外,你還得過其他獎嗎?
   
譚: 以往公司偶然會以記招形式舉辦頒獎禮,會頒獎發「最受歡迎劇集」獎、及其他「最受歡迎」的獎項,我就曾經得過兩次 「最受歡兒童節目主持」獎。
   
老: 你已經成為「兒童節目主持」的代名詞,報章雜誌會出現「挑戰譚玉瑛」、「譚玉瑛接班人」、「亞視的譚玉瑛」、甚至 「體育節目的譚玉瑛」等字眼,你看到時有何感覺?
   
譚: 其實我不看娛樂新聞或雜誌的... 現在聽到,也沒什麼感覺。因為在我心目中,兒童節目主持只是一份工作,而我會認 真對待工作。例如我在舞台劇演出,謝幕時觀眾會拍掌,我覺得這是順理成章的事,而不是你特別出色。
   
老: 以往的報導中,你提及無線會每兩年和你續約一次,近年還保持這慣例嗎?對上一次何時續約?
   
譚: 去年公司與我續了兩年約,理論上到明年才續約,但幾個月前公司又再和我續約,可能因為將有新電視台出現吧。
   
老: 有新電視台邀請你加盟嗎?
   
譚: 我接過這類電話,但我拒絕了,沒有相約面談。
   
老: 因為想留在無線?
   
譚: 因為我不想拍電視劇。
   
老: 原來是找你拍電視劇。其實我原意是問,有沒有其他電視台找你跳蹧,去主持他們的兒童節目。
   
譚: 哦,其實很久以前,已偶然有這類「挖角」行動,尤其是當有無線不和我續約的傳聞傳出時,就立刻會有其他電視台的職員 打電話給我,邀請我「過檔」。
   
老: 原來因為你一直都是「搶手貨」,所以你才不會覺得近來對你的「挖角」行動特別多。
   
譚: 不是啦!(很謙虛地急忙否認)可能別人只是問一下,不一定真的會請我 呢!
   
老: 我覺得如果你轉至另一間電視台主持兒童節目,會很哄動呢!
   
譚: 我不認為會。(仍然謙虛)
   
老: 你有沒有為自己訂下退休的年齡?
   
譚:

這個我沒有計劃。正如我三十年前,亦沒有計劃三十年後仍當的兒童節目主持。我會當兒童節目主持三十年,是因為這三十年來,我和公司也沒有嫌 棄對方,而不是甚麼預定的計劃。

娛樂圈的工作較為特別,不是你想做就有機會做;有機會時,我會好好把握及認真工作。只要我覺得這份工作是快樂的,我就會繼續做下去。

   
老: 在這三十年的兒童節目主持生涯中,還有其他高低起跌嗎?或是很平坦?
   
譚: 當然有高低起跌!就算別人不察覺,自己也會感到。例如在《430穿梭機》轉至《閃電傳真機》時,很多幕後工作人員都 離開無線。當時的監製林麗真移民,其他幕後工作人員如導演,助導等很多都被亞視「挖角」,幕前亦只保留黎芷珊和我,情況比較混亂。
   
老: 那陣子確實比較特別,因為在《430穿梭機》最後期,無線從外面找了幾位各有專長的主持加入,例如葉其美、石金華 等。
   
譚: 太好了,想不到仍有人記得他們!
   
老: 當時發現突然加多了幾位新主持,覺得有點驚訝。
   
譚: 他們全部都不是電視台的演員,而是從外面招考回來。我現在仍和住在外國的Kitty姐姐有聯絡,我曾去探望過她呢。
   
老: 那你有沒有和葉其美(May姐姐)保持聯絡?我特別想知她的消息,很 想結識她,因為她唱過幾首兒歌,亦是《兒歌兒歌》(無線第一個兒歌節目)的第一代主持。
   
譚: 已沒有和她聯絡了,找不到她呢。
   
   
   
 
<網站內容>
   
   
  (我拿出我的收藏品給譚玉瑛姐姐看,一邊提及我即將替她製作的網站內容)
   
譚: 這張「閃電傳真機」是甚麼來的?

   (按 圖看放大圖 《香港電視》1993年11月18-26日   1359期 第165頁)
   
老:

當年《香港電視》雜誌每期都會有一頁《閃電傳真機 NOTICE BOARD》,介紹那個星期的《閃電傳真機》。這一期的特別之處是「誰人生日」那一部份,它証明你在兒童節目中的特別地位,連生日也可以成為主題呢!

  

說起生日,幾年前的某集《放學ICU》,幾位主持突然拿出生日蛋糕,替你慶祝生日,把你嚇一跳,你真情流露的樣子很有趣呢!你收到的稿和他們的是否不同? 

   
譚:

沒錯,我的稿和他們的是有分別的,錄影前我並不知道的。

   
老:

這段片我也有保留,我會放上Youtube。
譚玉瑛驚喜生日 - 放學ICU 2008-12-15)


另一段片將放上網的片段,是你得到香港小童群益會頒發的「啟迪童心」獎的片段,我覺得你的得獎感受說得很好。
( 譚玉瑛談得獎感受 - 放學ICU 2011-08-04)

   
譚: (拿起《Varsity》連結 
這一本是甚麼?
   
老: 這本是大學的雜誌,當中有你的專訪。
(我揭開給譚玉瑛姐姐看 - 《Varsity》 1997年5月  第31頁 )

這篇專訪的特點是英文的,你記得當年接受訪問時,是以英文還是中文對答?
   
譚: 應該是以中文對答,之後再翻譯。
   
 

(我拿出《至Net小人類》的專訪
2001年1月5日  創刊號  第17頁 第18頁

   
譚: (指著這張相)   

這個是我剛於藝員訓練班畢業時的樣子。當年見聞會社(無線附屬的旅遊公司)舉辦攝影比賽旅行團,那 時我和幾位女同學在藝員訓練班畢業後,被選中成為攝影比賽的模特兒,不過這份工作沒有薪水的。那次攝影比賽團是三日兩夜,在中山舉行,亦是我首次 去中山。團友在日間拍攝後,在晚上沖曬照片,最後選出得獎作品及頒獎。比賽後,參賽者把這幅照片送給我。
   
老:

(我拿出《兒童周刊》的專訪 1996年9月15日 312期 《大朋友小故事》
第18頁 第19頁 第 20頁  第21頁 )

這個專訪的珍貴之處,是刊登了你的童年照,通常專訪或報導都只有你和其他兒童節目主持的合照。

  

   
譚: 這些童年照是由我提供的,不過我好像沒看過這個專訪。
   
老: (驚訝)你不會儲存自己的專訪嗎?
   
譚: 我不會留意自己的專訪何時出版,或是特意買來閱讀或儲存。除非該機構把刊物寄給我,我才會看。
   
   
   
 
<兒歌>
   
   
老: 剛才《至Net小人類》的訪問中,提及你喜歡的兒歌是林子祥版的《430穿梭機》。
   
譚: 是呀,不過很多人都忘了由他主唱的主題曲。
   
老: 沒錯,很多人都以為張國榮是原唱者。那你有沒有喜歡一些較新的兒歌?
   
譚: 新的... 沒有留意。
   
老: 你喜愛音樂或唱歌嗎?
   
譚: 我也不清楚我是否喜歡,不過我很少唱歌,亦不喜歡去卡拉OK店。可能我比較古板,不明白為何我要被迫聽一些歌喉不好 的人唱歌。
   
老: 記得在《至Net小人類》年代,除了一些全體主持的合唱兒歌外,很多主持亦會獨唱或合唱兒歌;像唐韋琪這些歌手出身 的主持唱兒歌當然正常,但當時連羅貫峰、李天翔等都有自己的兒歌。我當時想,何時到你獨唱兒歌呢?
   
譚: 以前也有些朋友說想創作兒歌給我唱,例如剛剛和Purple姐姐(李紫昕)認 識時,她亦提議創作一首兒歌給我唱。其實我沒有想過要唱兒歌,可能因為我自知歌喉普通,別人亦可能只是說客套話,所以我就沒有認真對待這些提議。
   
老: 如果現在Purple姐姐很認真地和你說,創作一首兒歌給你唱,那你會唱嗎?
   
譚: 我想她這樣忙,不會有空了;就算她認真提出,我亦不會接受這個提議。
   
老: 不說獨唱歌,就談談全體主持的合唱歌吧。若果撇除那些賀年歌或聖誕歌,我記憶中有三首合唱的原創歌曲,包括《我是最 強》、《森巴嘉年華》和《向媽媽致敬》。你會否對哪一首印象特別深刻?
   
譚: 我會憶起拍MV、錄歌的片段。另外,我想起第一次在兒歌頒獎禮上演唱得獎歌(《生命 有價》),印象亦特別深刻,那一年改在演藝學院舉行,而非在錄影廠,確實年份我就忘了。
   
老:

在演藝學院舉辦兒歌頒獎禮的應該是1999年,聽說當時無線正和亞視「開戰」,所以錄影廠要讓給《獎門人》作錄影。

      

(維基的補充資料:《驚天動地獎門人》播出期間:1999年8月30日至1999年10月1日逢星期一至五 晚上20:30-21:30
當時無綫電視與播放《還珠格格》的亞洲電視收視競爭激烈,《還珠格格》對無綫的節目做成威脅,於是曾志偉臨危受命,並且每星期播出五集。 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9%A9%9A%E5%A4%A9%E5%8B%95%E5%9C%B0%E7%8D%8E%E9%96%80%E4%BA%BA

   
譚:

沒錯,你說起來我就記起這個原因了。

某年在兒歌頒獎禮中演唱得獎歌,其中一個動作是舞蹈藝員以我兩手手臂作支撐,急速地把我整個人抬起。在排舞時,我的手臂因這個動作而弄得很 痛,印象很深刻。 

   
老: 除了原唱兒歌外,你們亦會翻唱一些兒歌,例如《生命有價》、《明天會更好》、《童年》及《一於繼續笑》。你喜歡翻唱 兒歌嗎?
   
譚: 《生命有價》及《一於繼續笑》都是很有意思的歌曲,但以我個人來說,比較喜歡唱原創的歌曲,因為翻唱就像為了唱歌而 特意找歌來唱。
   
老: 我和有些網友會覺得翻唱兒歌的出現,其中一個原因是當年的原創候選兒歌數目不足夠,所以就找你們或其他歌手翻唱。例 如連陳松伶亦曾翻唱兒歌(《陽光下的孩子》),感覺有點怪。

通常全體主持合唱的兒歌,第一句獨唱都是由你負責,是因為論資排輩嗎?
   
譚: 這個我倒沒有留意。
   
老: 有沒有兒歌製作公司,例如「熊熊」、「小人國」,曾邀請你合作,推出兒歌專輯?
   
譚: 沒有這類公司聯絡過我,反而很久以前,有唱片公司及電影公司,找過我幾次,想合作推出一些產品,但最終沒有成事。
   
   
   
 
<三十年的點滴>
   
   
老: 對於兒歌頒獎禮有何感覺?
   
譚: 我很喜歡兒歌頒獎禮 - 在頒獎禮前那幾天,全部主持會整天一同綵排,同心協力準備這一個節目,我很喜歡這種合作無 間的感覺,及大家一起開心度過的時光。
   
老: 那同樣在暑假舉辦的「共享陽光」或「夏季Sha-la-la」活動呢?也一樣喜歡嗎?
   
譚:

(苦笑著說)但那些很辛苦的。

   
老: 因為活動在戶外舉行?
   
譚:

不是這個原因,而是活動太頻密,及活動很早便開始,加上我住得較遠,很早便要起H。例如去東坪洲旅行,主持要六時回到電視台,我要早上四五 時便起H。前陣子和曾華倩談起「共享陽光」,想起經常都要曬太陽,我倆都覺得很辛苦。有時日間在戶外曬了一整天,晚上還要回電視台配音。

某次日間去了香港郵局,大約五時完結,當時一身汗臭,但晚上七時又要回電視城配音。因為我住在大嶼山,趕不及回家,幸好當時的主持區艷蓮邀 請我到她家中洗個澡。總括來說,「共享陽光」那段日子是很辛苦的。

   
老: 「夏季Sha-la-la」後就到「TVB兒童節」了。為何你一直沒有當兒童節大使呢?
   
譚: 其實兒童節大使的人選,並不是由兒童節目組決定,而是由另一個部門決定,選擇時包含商業及宣傳的因素。
   
老: 近年看你的專訪,都覺得你喜歡舒適地工作,若當了兒童節大使,那七八月就會比較忙碌。因此,我會猜想,究竟是無線沒 有找你當兒童節大使,還是無線曾邀請你當兒童節大使,但你怕辛苦而拒絕呢?
   
譚: 我確實喜愛較優閒的生活。不過公司未曾找過我當兒童節大使,若公司安排這個工作給我,我也不會拒絕。
   
老: 就像你一向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去面對?
   
譚:

沒錯。我亦沒有因為公司沒給機會我做兒童節大使,而覺得不高興。若果時常計較、時常想不通,做人就太辛苦了。

例如,兒童節目經常轉換主持,公司會安排多些工作給剛加入的新主持;有時候發現新主持力有不逮,又會把工作交給我;無論任何情況,我都不會 介意。因為我明白新主持能帶來新鮮感,而且公司亦要給他們多些機會,才可以試出他們的實力和潛能,這樣對節目也有好處。

   
老: 提起主持及工作,我想起無線近三十年的兒童節目,其中一個重要的轉變,就是在《閃電傳真機》後期,由慣常的六七個主 持,突然增至九個十個;以前每集通常都會見到所有主持出現,但大幅增加主持人數後,就通常每集不會所有主持都出現。你對這個轉變有何看法?
   
譚:

現在《放學ICU》有十三個主持呢!我覺得以前較好,其實兒童會不斷重覆觀看一些喜愛的節目,不會因為重覆看而覺得悶。所以兒童節目不需要 經常找不同的主持演出,重要的是找做得好的主持。只要主持表現好,沒有新鮮感也沒問題。

另外,以往每個角色都由固定的主持飾演,例如烏卒卒和矇查查必定由我和麥包飾演,但現在同一個角色,卻可以由不同的主持飾演,這樣會對節目 和主持都不好。

   
老: 以往看兒童節目時,每天都會見到所有主持,對他們及節目的親切感較大。
   
譚: 試過朋友偶然看一集《放學ICU》,見不到我,就以為我已經不再主持兒童節目 - 其實可能我在那一集中,只在剛開 始時出現一兩分鐘,之後便再沒有出現,而剛巧他錯過了那一兩分鐘;亦可能我在整集中也沒有出現。
   
老: 年紀較為大的觀眾,他們小時候看兒童節目時,每位主持都會在每集出現,這是他們對兒童節目的固有印象。若他們不知道 這個轉變,發生你提及的誤解情況也很正常。
   
  (預定的完結時間到了,訪問到此為此)
   
老: 多謝你今天接受我的訪問,希望遲些再有機會訪問你。
   
譚: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呢,老孩子。
   
 
<後記>
   
 

我看兒童節目時,經常聽到譚玉瑛稱讚小朋友「你好叻呀」,「你好勁呀」。想不到在訪問中,也有機會聽到她這樣讚我。當時,我感到有點不好意 思,同時那親切感卻感動了我。想不到自己一把年紀了,卻被她當我小朋友般稱讚。

在訪問期間,譚玉瑛亦問了一些關於我的事,例如「老孩子」這名字的意思、怎樣認識那位「中間人」朋友等。某些時刻,好像彼此的身份交換了, 我成為兒童節目的嘉賓,接受她的訪問,感覺很奇妙。



留言板
聯絡網主
返回《譚玉瑛姐姐》主頁

老孩子兒歌網

Free Web Hosting